公告
<  1/2  >

熱烈祝賀黄瓜app集團

榮獲東莞市政府質量獎鼓勵獎

 喜訊 2019-09-23
精彩回顾|“青春之我 创新生活”主题读书分享会
作者:萌萌     日期:2019-05-28

5月27日晚,由黄瓜app文學讀書會舉辦的“青春之我創新生活”主題讀書分享會活動在黄瓜app集團聚客會議廳舉行。大家搬好凳子,吃著西瓜和雪餅,聽喜鵲分享《麥田裏的守望者》。

作者塞林格1919年生于美國紐約的一個家境相當富裕的中産階層,15歲時,他被父母送到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軍事學校裏住讀。二戰爆發後,23歲的塞林格入伍4年後,退役並定居在紐約,從此開始專心創作。1951年發表長篇小說《麥田裏的守望者》。塞林格因此也被認爲是美國“垮掉的一代”的精神領袖。

麥田裏的守望者從1951年出版以來給全世界無數彷徨的年輕人心靈的慰藉。小說一問世,霍爾頓這個對虛僞的周圍環境深惡痛絕的少年形象竟然被千萬讀者看成是迷人的新英雄,文中的崇尚自由的親切語言受到熱烈歡迎。主人公霍爾頓那種沒有清楚目的的反抗,是當時學生和青少年的典型病症。小說深刻剖析了主人公霍爾頓從憎惡虛僞、追求純真到最終屈從社會現實的心路曆程,揭示二戰後美國青少年一代孤寂、彷徨、痛苦的內心世界。《麥田裏的守望者》發表後,很多大中學學生爭相閱讀,甚至家長和教師也視小說爲"必讀教材",把它當作理解當代青少年的鑰匙。

1953年, 34歲的塞林格搬到占地90英畝的小山坡上的新家,從此徹底從文學世界中消失。1974年,塞林格最後一次接受采訪時說:“不再出書,使我得到了一種美妙的甯靜。出版對我的隱私是一種嚴重侵犯。我喜歡寫作。不過,只是爲自己和自己的快樂而寫作。” 2010年,塞林格逝世。按照他的遺願,沒有公開的追思儀式,他平靜地離開了世界,離開了他未曾離開過的小屋。

那麽《麥田裏的守望者》中霍爾頓到底要守望什麽?在書的結尾,作者寫道:

“我將來要當一名麥田裏的守望者。有那麽一群孩子在一大塊麥田裏玩。幾千幾萬的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帳的懸崖邊,我的職務就是在那裏守望。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我得從什麽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整天就幹這樣的事,我只想做個麥田裏的守望者。”

很明顯,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的,就是要守望人性中的那份美好純真、希望與善良,做一個有社會公德和人性良知的守護者,不讓年輕的孩子們誤入沼澤迷灘,墜入懸崖,而是開心快樂地馳聘在蔥綠或金黃的麥野,這就是小說的根與靈魂。

當代著名作家麥家曾在《人物》雜志采訪他時說: 在《麥田》之前我已經看了大約百十本小說,都是比較傳統的經典文學,我淺陋的文學准備不足以被它們照亮。《麥田》差不多是無病呻吟的青春文學,好讀易懂,而且主人公霍爾頓忤逆憂傷的情緒和自言自語的敘述方式,和我寫了十多年的日記很接近。我像遇到知音一樣,一下被照亮融化了。我想,小說既然可以這樣寫我幹嘛不照著寫寫看呢?它激發了我寫作的沖動。這當然是最革命的「打動」,像從01,像人群裏突然冒出一個身影,讓你想去追求她。

在短短的一個小時裏,喜鵲從作者生平、小說藝術手法到作品的影響等,系統地給大家講解了《麥田裏的守望者》一書。同時也分享了她自己的讀書習慣,她每天晚上堅持讀書,並把讀書的感想發到打卡群,即使再忙祿,也不會忘記打卡或者中斷打卡。喜鵲的分享給大家帶來了很大啓發,大家覺得喜鵲的讀書習慣效果非常好,能極大地提高我們讀書的積極性和效率。


分享到: 
責任編輯:布谷